首页陈可冀临床经验 ▶ 九、邓拓与处方书写

邓拓是大家所共知的我国著名的新闻家、历史学家和诗人,1995年聘任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他博学多闻,才华出众,耿直不阿,嫉恶如仇。50年代中期至后期,因时而有消化功能失调之苦到中国中医研究院我们所在诊室看病。当时有时是我随同著名老中医王易门先生应诊,有时是我随著名老中医冉雪峰先生给他诊疗。邓拓十分信赖中医药,因肠道功能障碍,畏寒,便溏,纳呆,消瘦,乏力,从补益脾肾论治,先后用参苓白术散合四神丸化裁取效。他钟爱中国传统文化,王老和冉老为他把脉诊病,低头伏案小心地用钢笔字书写处方遣药,握钢笔态势不尽自然,邓拓几次都说你们为何不用毛笔书写?字不妨写大一些,直行由上到下也可以,更雅致。这当然是认为对这些年迈的老中医冉老当时年届八旬,王老亦近古稀,不应苛求用钢笔书写处方,不要那么吃力,像写蝇头小楷一样,应当提高书写的流畅性;一方面也反映了邓拓对博大精深的传统中医酷爱,以及对文锦章秀 、照人心肠的中国书法魅力的嘉许。我先后也在港澳及台湾都曾看到中医师用毛笔直行书写处方者,近年仍有之,很认真,也很耐看。当然,此后我看到冉老和王老有时也自上至下直行书写处方的,好像方便了这些老人,但毕竟钢笔也有它自身的便当之处,并没有改用毛笔。后来我看明清医家书写处方的真迹,深有感触。清代内廷御医的大量处方原件都是十分认真运笔书写的;从那些脉案医方中,我看到了传统医学家的细心负责精神,另有一番情趣,足以垂范后世。反观当今我们有些医师的病历书写和处方书写,字体歪斜扭曲,难以辨认,有的白字连篇,与一丝不苟的活人之心很难匹称。当然话说回来,处方的书写用什么笔写是次要的,最要紧的是在于药效要好,危害要小,花费要少,病人顺从性compliance要佳;这恐怕归根到底还是个与医德医风医技有关的事情。清代著名学问家袁枚在《徐灵胎先生传》徐灵胎又称徐大椿,清代著名医学家,著有《兰台轨范》等中提到过:“德之不存,艺于何有?”看来说得还是很中肯的。
北京联高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精心编辑、校正了本文。本文未获授权,为尊重版权,不予完整显示。
如需该文,请购买相关书籍或联系北京联高软件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