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陈可冀临床经验 ▶ 三、西洋人服中药疗疾

在一片“回归自然”的呼声中,一些西洋人服用中成药甚至汤药治病,已是相当多见的了。
虽然“苦口”,但却为“良药”;何况现在确有不少疾病是西方医学所束手乏策或效果并不理想的。

其实,西洋人用中成药治病或饮用汤药治病远不止今日始。曩昔我在披阅中外邦交史和文化交流史时,也偶可见到古代来华的外国使节或来员在中国应用中医药治病者。清宫现存之原始医药档案中,就有若干这方面的真实记录。如来华的清内廷工作之意大利画家、耶稣会士郎士宁GiuseppeCastiglione于乾隆十年患“暑热外感”,当时的太医院右院判院长、著名太医刘裕铎与吴谦同任《医宗金鉴》总编纂官为其诊治,以“疏攻暑热,清热解毒”为法则,处方香薷饮及荆防败毒散合方化裁治疗,表证得解后,因体质仍弱,乃又以金匮肾气丸培补缓调,其时郎士宁已近花甲 之年。这是一则有理有法有效的甚具特色的案例。郎士宁其人,我想很多人都会了解或听说过其有关传闻。此人为意大利画家,27岁时,即1715年康熙五十四年来华,专以绘画供奉内廷,经康、雍、乾三朝。其画多参西法而施以中国之技术,可谓亦中亦西,中西合璧,声名甚著,曾绘有油画“香妃像”,名噪一时。我国故宫博物院现仍有郎士宁之原作,1993及1994年我三次访台,在台湾故宫博物院也见到了其大如故宫宫门之巨幅画卷,其运笔赋彩,丹青绝技,融会中西,观此类画卷,实是一种绝妙之享受。传闻乾隆皇帝曾数次亲临其侧,观其作画,78岁时逝于北京,葬于阜成门外。
北京联高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精心编辑、校正了本文。本文未获授权,为尊重版权,不予完整显示。
如需该文,请购买相关书籍或联系北京联高软件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