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陈可冀临床经验 ▶ 六、缅怀岳美中教授

岳美中教授是我国中医药界的一代宗师,我认识他时,尚不及24岁;岁月蹉跎,如今岳老已仙逝多年,我也已步入了66岁。追忆往昔共处的日子,犹如昨天,真有“孤帆远影碧空尽”和“峰回路转不见君”的别情悠悠之感。

跟随岳老难以忘怀的事情很多。记得1961年10月,我有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随同岳老及我国著名的东西方文化比较研究先驱者梁漱溟先生,同去福建厦门参加“中医辨证论治学术研讨会”。会前我问岳老:“我们是否该准备一篇学术报告论文?”岳老用浓重的唐山口音不假思索地便说:“中!”随后,他就用了半天的时间向我讲述他对辨证论治这一中医学术的重要命题,以表达他的见解。他说张仲景是主张专病专方与辨证论治结合的,《伤寒论》很鲜明地昭示后人以某方“主之”,即为专病用专方。某病证“可与”或“宜”某方,是在辨证之下随宜治之之意。指出《金匮要略》更以专病专证成篇,题亦揭示出“辨病脉证治”,如百合病之主以百合剂,黄疸病之主以茵陈、矾石剂,热痢之主以黄连剂,胸痹之主以瓜蒌薤白剂等,都是有论有法有方。在专方专药中再随证加减,以应常中之变,如大法中之异法,所以,小柴胡汤之应用有七种 加减法,理中汤之应用有八种加减法,十分实际。告诉我要按照这一思路整理成文,该篇论文岳老在厦门报告阐发之后,于以后由人民卫生出版社正式出版的《岳美中论医集》中作为第一篇论著收载。岳老的这些学术思想,对于我日后的学业影响甚大。在这次大会上,梁漱溟教授从东西方文化的比较的角度谈继承发展中医药学术的看法,有条有理,逻辑性强,出口成章,真不愧是一代大师。稍曾涉猎近代文化思想及其背景的研究的人都会理解到,在探讨中国社会变革及其学术发展经验方面,一条贯穿始终的主轴便是从东西方文化思想比较中去获得启蒙,梁先生就是强调东西方学术间之互为补益的关系的。梁先生与毛泽东主席同年,当年曾共事于北京大学,那时梁先生便已受聘北大教授,主讲内容就是东西方文化比较观。梁先生素食,我随他在厦门南普陀寺及杭州全素斋等品受了不少高级素食菜点,对于我当时还十分年轻的人来说,自然兴味甚浓。
北京联高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精心编辑、校正了本文。本文未获授权,为尊重版权,不予完整显示。
如需该文,请购买相关书籍或联系北京联高软件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