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医验随笔
《医验随笔》提要 方书所载之因症脉治有定,而临床诊治则变幻无定。是故医生于精研方书之...
《医验随笔》序 自古奉功伟节,奇才异能,非托之文字则阅世不足以传。汉司马迁修史,凡属艺...
《医验随笔》序 昔韩昌黎见北平马公叹曰:犹高山深林,钜谷龙虎,变化不测,杰魁人也,自余...
唐蔚芝先生之太翁若钦 唐蔚芝先生之太翁若钦老先生年七十余,足上数发酒湿,忽而饮食...
杨楚孙之夫人 杨楚孙之夫人久病寒热不愈,甚至昏厥,不省人事,延王医诊治不效。转荐先生,即...
凌敬叔 凌敬叔一病半年,请先生诊视,脉弦大,苔黄腻,两目失神多眵,彻夜不寐,饮食不进者久矣。语...
王晓峰先生 惜谷局王晓峰先生年六十余矣,自少茹素,荤味未尝下箸,时时头痛不止,服桑叶、钩藤...
医生张亮生先生之谱弟 医生张亮生先生之谱弟也,曾病伏暑,寒热交作一月有余,形瘦骨...
邹律师之子 邹律师之子病气逆,痰鸣喘急,不能平卧。先生诊视曰:此喉风也。用猴枣一分,同贝母...
打铁桥下郑元利洋货店锡君之妻 打铁桥下郑元利洋货店锡君之妻病癫,终日喋喋...
陈赞廷室人 陈赞廷室人患三阴大疟三年有余,诸药无效。延先生诊治,起伏时两目深红,脉弦舌绛。...
店桥头某妇 店桥头某妇从上海归,患三阴大疟已历四年,屡服各种截疟药及金鸡纳丸,而间二日寒热...
张金钧培室人 洛社张巷张金钧培室人,经事前后无序,白带频下,饮食无味,阴户坠下一块宛如紫...
大市桥王姓童子 大市桥王姓童子洗热浴后,赤足遇寒,回家半日觉牙龈肿胀腐碎,右足胫青紫异...
西门桥下温姓 西门桥下温姓,壮热面油,脉洪舌绛,右臂红肿作痛。外科章某曰:此流注也。用温...
惠山赵某之妻 惠山赵某之妻,气体丰腴,每日呕吐百余次,饮食难进,诸药罔效。先生用秋石五分...
驳岸上某姓女 驳岸上某姓女患霍乱,吐泻无度,脉沉苔腻,遍体如冰,气息奄奄。其母最信女巫,...
陈季度 陈季度年甫弱冠在学校,暑假回里,忽下颏动摇不止。适先生诊杨氏子,因邀诊曰:此阳明经之风...
杨君之义子 杨君之义子三岁,寄育于外,因病来城,寓崔官牌下程姓家。请先生诊视,壮热不扬,面...
北门外陈合茂行主 北门外陈合茂行主年五十余,有烟霞癖,素有痰喘之证,忽起寒热不扬,不...
西门凌君企周 西门凌君企周有烟癖,四旬未便,而饮食如故。彼自服燕医生泻丸,始三粒继服六粒...
师母张夫人 师母张夫人素来阴虚,每交冬令,喜用脚炉,春时易生温病,一日遍体奇痒,渐发无数之...
寿州孙夫人 寿州孙夫人年近六十,忽身热胸闷不畅,延先生诊视,用辛凉泄肺之药。翌日胸前发出红...
刘姓子 刘姓子年十余岁,伏邪秋发,寒热起伏,始一二日汗多,以后肌肤干枯不润,形神瘦弱,至第八日...
琴雪轩某牙科之女 琴雪轩某牙科之女,病顿咳已四月,不咳则已,咳则百余声不止,气不接续...
迎迓亭某茶肆主 迎迓亭某茶肆主苏人也,其妻怀妊八月患伏邪,烦躁不安,神情倦怠,面色青晦...
女仆阿梅 先生邻家女仆阿梅,手腕作痛,不能举’物,先生细视其腕,见脉门有红丝一条长二三寸,蜿...
西门外棉花巷雷静安 西门外棉花巷雷静安,右牙龈上发一粒子,不红而肿,牙关稍觉不利。...
马征君为沈子达 马征君为沈子达诊治,年四十余纳妾少艾,患痿症,服药外,令以桑叶去叶背筋...
先生门人丁士镛之戚 先生门人丁士镛之戚,病口歪偏右,就诊先生之师马徵君,用蓖麻子四...
大市桥林姓 大市桥林姓有烟霞癖,先寒热,继则腹痛,下痢红白,昼夜百余次,饮食不能下咽,气息...
木邑王燕庭医士之母 木邑王燕庭医士之母,年已古稀外,一日腹痛下痢无度,神情倦怠,其...
毛梓桥下邹姓妇 毛梓桥下邹姓妇,怀妊六月,七月中旬腹痛,下红两次极多。延陈君诊治不效。...
东门内表善坊巷殷君一清 东门内表善坊巷殷君一清,苏州桃坞中学毕业生也。任职上海...
西乡大孙巷孙妇 西乡大孙巷孙妇年二十余,忽身热四肢作痛,日夜叫号。其叔祖友亮延先生治之...
南门外某姓肉店主 南门外某姓肉店主,病尸厥七日,僵卧于床,口噤目瞪神呆。医用香开,又...
张雪梅小孙女 张雪梅小孙女,上下牙龈碎烂,此名牙疳,阳明之热走入牙床之络,当以大剂治之。...
乾德里二十号陈姓妇 乾德里二十号陈姓妇,分娩横生,小儿不能转身,稳婆脔割而下,已经...
西门外仓浜夏姓妇 西门外仓浜夏姓妇,久患目疾,黑珠溃烂,不能视物,将有伤明之势。先生...
伍麟趾妇 伍麟趾妇,产后病咳嗽,身软无力,医用肃肺去瘀等药,月余不效。先生诊之,脉细苔浊,按...
盛巷某 盛巷某在上海汽车行为伙,六月初忽起寒热,两日热退,顿时足软不能开步,足肚不红而胀,手指...
西村里谈正生 西村里谈正生出外小溺,返家骤然跌仆,两目斜视,神识不清,左手足不能行动,遗...
金小云校书 金小云校书素有烟癖,忽胸闷难过,面如油润,且兼青灰色,两足趾痛极,呼号,胸膺、...
西乡某姓 西乡某姓病湿温,神情迷糊,舌苔霉黑,脉伏,面色青滞,先生诊之,知为痰浊遏伏热邪。处...
老宝华照相店张竹君 老宝华照相店张竹君劳力之后,有人摄影,正在布置,自觉气机不舒,...
市公所孙君 市公所孙君,久与先生相知,盛暑过先生寓所,先生谓曰;曷不备白痧散两瓶以防不测,...
先生之媳钱世嫂 先生之媳钱世嫂怀妊五月,病暑邪,壮热烦躁,扬手掷足,神识昏糊,目定直视...
西乡丁巷丁妇 西乡丁巷丁妇,早年孀居,膝下乏嗣,年近不惑,遍体发热,虽严寒之时,袒裼裸裎...
南门许海秋之媳 南门许海秋之媳从脐上至心下起一梗,粗如拇指,时时作痛。来诊适值酷暑,先...
老县前某妇 老县前某妇,产前子痫,发痉欲死,两目直视,双手乱舞,舌出二寸,胎下不觉,势甚危...
恒善堂祝某之室 恒善堂祝某之室,畏多男,用药料堕胎,产后大寒战栗,卧床振动,难过异常,...
钱子才之女 钱子才之女午十七岁,身躯矮小,一日呕出赤虫(虫类九种之一),俨如精肉,长半寸许...
东河头巷许奇孙之弟 东河头巷许奇孙之弟,年幼时患腹痛,面色萎黄,后患时疟,按之腹硬...
陈妇 陈妇寄居寺后门王姓宅后,年六十余,遍体肌肉生虱,不觉痛痒,每日席上不知凡计。先生诊之曰:此...
某姓妇 某姓妇素有外痔,一日病暑热起伏,先生将伏邪治愈后,而痔发更甚,痛如刀割,卧床不起。视其...
东河头巷曹君 东河头巷曹君年已花甲,气体丰腴,据云小便龟头翻花,小溲艰难,或云肾岩,或云...
西门老县前谢姓妇 西门老县前谢姓妇年二十余,生女后久不育,每交媾阴户流血如注,含羞就...
荣姓妇 荣姓妇阴户奇痒不堪,其夫述此求计于先生。先生用雄精、熊胆、明矾、川连等,研末成条,插入...
河埒口蒋姓 河埒口蒋姓遍发疮毒,体无完肤形神消瘦。先生偕门人邹致和同往,致和幼读医书,并在...
北栅口许某之孙 北栅口许某之孙年十四,面色黄瘦,小溲时带白腻,时常鼻塞似伤风状。他医诊...
水警厅第一队长合肥刘姓媳 水警厅第一队长合肥刘姓媳年十七岁,容貌雅秀,躯干不...
西门张巷张仲若长媳 西门张巷张仲若长媳怀妊六月,夏日多啖西瓜,至九月重九前寒热交作...
西门申新纱厂工人妇 西门申新纱厂工人妇,素有肝气,烦躁呕恶,南门王君以为气膈症,延...
江阴巷陶氏妇 江阴巷陶氏妇病湿温,始延龚医,用茅术、川朴燥药』艮二十四剂不效,神情委顿,...
米业某 米业某有嗜好,病暑湿。龚医诊之,屡燥无效,乃延先生诊,见其形瘦骨立,面色毗白无华,此系...
周师季梅长孙 周师季梅长孙病后狂食,神色自若。某医谓是佳兆,与食可也。西医亦云无妨。先生...
太湖滨乡某 太湖滨乡某年疫疠盛行,请先生诊视,家族邻里以为最危险者,先生药之立愈。有少年病...
相国之裔嵇某 相国之裔嵇某,蜷卧舌干唇焦,发热不语,脉细欲绝,医用寒凉不应。先生以其踌卧...
书院弄摇车湾童姓妇 书院弄摇车湾童姓妇与夫口角,服火柴头两匣,已服西药呕吐不效。适...
南门外窦仲卿 南门外窦仲卿年三十余,甲子秋行房,之明日食面一碗,陡然腹痛脐极收引,汗出如...
西门内太平巷某媪 西门内太平巷某媪年七十三,每值夜半子时,气逆喘促,起坐至天明其气稍...
光复门外王文魁 光复门外王文魁年四十余,面色觥白浮肿,少腹坚硬,气逆喘急,彻夜不寐,咳...
西门外陈打鼓弄口嘉太米行高君 西门外陈打鼓弄口嘉太米行高君,甲子七月吐泻...
徐君渐吉先生侄倩 徐君渐吉先生侄倩也,甲子中秋后病寒热,骨节疼痛,头昏不止,始服疏散...
先生之孙 先生之孙孕七月即生,生后七日顿时不能饮乳,牙龈肿硬,俗谓生黄。延挑黄者刺之,仍如故...
老棚下茶肆小儿 老棚下茶肆小儿初生十日,两内股及褶衣缝小便红肿去皮,日夜啼哭,不能吮乳...
尤童 尤童患鸡肫疳,膀胱湿热下注也。滑石、车前子、赤芍、猪苓、广皮、黄柏、川萆薢。书院弄蔡姓妇,...
光复门外某妇 光复门外某妇患异疾,每夜恍惚似有人与之交,六年有余矣。四肢乏力,腹中作痛,...
北乡四丫滨某姓 北乡四丫滨某姓,驾舟为业,其子八岁,病温邪咳嗽不扬,神识时糊时清,脉象...
西门陈午亭侧室 西门陈午亭侧室病,先生诊之,脉细而郁,舌苔薄白,神情清楚,骤云余有泪流...
陈妇 陈妇寄寓迎溪桥下,壬戌冬天初寒,大雪霏霏,檐际冰挂尺许,路少行人,陈妇至河边濯物,失足跌入...
凌学颁之夫人 凌学颁之夫人病肝胃气痛,先生治之而愈。案云:厥阴脉起大敦,络抵少腹下脘,为...
西水关鸿源之母 西水关鸿源之母,舌尖不能转掉,言语不清,口干额上火冒,脉息左寸似无,两...
钱少和世丈 钱少和世丈,子痈与疝气有别,实则异名同类。经云男子任脉为病,内结七疝。巢元方立...
蒋,右肺主气,脾主运,肝主疏泄,客冬感受寒邪,以致咳嗽,今已久嗽伤阴矣,金伤不能制木,两胁撑痛...
徐右 徐右(甲子七月十七日),产后脉络空虚,血虚木旺,气火窜入筋络隧道,痛无定处,两胁乃肝络地...
真隐道巷姚某 真隐道巷姚某年十九岁,在乡店习业,五月上旬身热透痧,回家途遇冰雹大风,痧即...
北栅口单某 北栅口单某年三十余,咽喉满口腐烂,音哑不能言语,他医以为温热也。先生曰:此非温...
北门贝巷陈姓媳 北门贝巷陈姓媳年二十余,怀妊足月,头面四肢浮肿,两目陡然失明,继以痉厥...
张汉槎 张汉槎便血数年,面色无华,形神憔悴,诸医用侧柏、槐花等不效。乞先生诊之,脉细弱无神,先...
南门外盐场许某 南门外盐场许某,喘逆咳嗽痰多,筋惕肉(目闰),昏昏欲睡,示休自语不休,...
驳岸观音堂某妪 驳岸观音堂某妪年九十六,壮热神糊。延先生诊视,脉细弱苔光,先生曰:大年...
《医验随笔》跋 曾南丰称欧阳公曰:蓄道德,能文章。而欧公之送徐无党文,则以为修于身者未必能施于事,...
《医验随笔》跋 病情万变,药亦万变。能齐其变,以寄死生之重,决之于俄顷之间,盖到至难之事也。是故非...